夙轩_

是我了…

独木狂舟:

是我了(摊手)

废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命运

“哥,时间定下来了,就在今晚。”

这是一次难得的集体行动,今天一早他们一行人到达了集合点,连每天待在总部的齐格勒博士都参加了,看来是场恶仗,确定好时间的源氏火速回到他们的房间告知半藏,推开门却看到半藏表情有些痛苦的靠在沙发边,茶几上还有两杯热茶,见源氏进来,半藏站直身子想去迎接,但身形一晃整个人向前倒去。

“哥!”

源氏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半藏倒下的身体,急促的喘息,微微发白的脸色,他在发烧,源氏心里有了答案,把人搂进怀里同时调高了身体温度,快步的走向博士的房间。

“重感冒,怎么这么突然,出发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而且,还有一些药物中毒。”

“哥哥出发前只是有些着凉,不该会发展成这样,我看茶几上有茶水,可能是有人来过了吧。”

“我会调查,你带你哥回房间吧,至于晚上的任务…我们会处理,照顾好他。”

源氏点点头,带着半藏回房,脸色相比之前好了很多,只是,睡得很不安稳,低吟声从未间断,好像一直在做噩梦,一直到傍晚集,半藏才悠悠转醒,昏黄的天色让半藏一惊,猛的坐起身子换来的是一阵晕眩和源氏焦急的关心话语。

“哥,你还不能起来,快,躺下。”
“我…现在什么时候了?”

被扶着重新躺下的半藏淡淡的开口询问,源氏并不想回答他,只是告诉他,你病了,安心休息,其他人集合出发的声音隐约传来,半藏撑起身子想要赶上他们却被摁了回去。

“集合时间已经到了,我们不该在这,我…咳咳咳…我没事,你…”

话未说完源氏就捂住了半藏的嘴巴,眼底透着怒气,一言不发掀开被子也钻了进去,半藏微微发抖的身子在碰触到源氏温暖的身体时睡意再次袭来,想要推开却被搂的更紧,很快,硬撑的半藏睡熟在源氏的臂弯里。

当他再次醒来,他们已经在返程的飞机上了,依然是昏黄的颜色,只是这一次,是飞机的灯光,整个机舱很安静,只有大家均匀的呼吸声与不算扰人的马达嗡嗡声,身旁是正在休眠状态的源氏,摸索呼叫器时毛毯滑到地上,准备弯腰捡起时,一只手先行一步并替他掖好。

“哥哥,感觉怎么样了。”

淡绿色的光从面甲里透出,通过半藏吞咽的动作猜到此时应该做的事情,他起身向空姐讨了一杯温水,很小心的喂给半藏,液体滋润了干涩的喉咙,让半藏好过了很多,人也清醒了不少。

“嘿,老伙计,感觉如何了,这次的任务没有你们参加还真是艰难呢。”

半藏刚要回答,源氏先他一步道了歉。

“抱歉。”

“该抱歉的是我,没有及时告诉你半藏身体不适,不过,我在你的茶水里偷偷放了感冒药的,难道药过期了?”

“??!”

源氏总算找到了原因,半藏虽然作息良好很少生病,但这也跟他的体质有关,他不能吃药,任何药物都会让他过敏,甚至会产生中毒的效果。

“所以…你是说半藏之所以会烧的这么厉害是因为那几颗感冒药??”
“哦!上帝啊,我真的不知道老伙计,非常抱歉!”

“枪手这不是你的错,没有察觉出异样是我自己不够谨慎。”

“因为这算是哥哥的一个弱点,所以也只有我知道。”

这时,机体突然摇晃了一下,沉睡中的同事们并没察觉,麦克雷马上抓住了旁边的座椅没有跌倒,源氏第一反应是双手抓紧半藏座位的扶手把他整个人都禁锢在怀里,而半藏则因为这个晃动本就晕眩的感觉更加强烈,身体一阵阵的抽动,一手捂紧嘴巴一手哆哆嗦嗦的想要拿出呕吐袋,只是未能实现就忍受不了吐了出来,说是吐,这几天就没怎么进食的半藏,吐出的都是酸水,反胃感非常强烈,到最后只是干呕。

“哥,振作点!”

不停的给人拍背顺气,好半天总算止吐,用纸巾擦去了半藏嘴边的秽物,半藏头靠着源氏的胸膛急促的喘息着,这些声音吵醒了一向浅眠的齐格勒博士,博士的起床气大家都知道,当博士黑着脸走过来时二人都打了个冷颤。

“源氏,你去收拾一下自己,半藏我来处理。”

“博士,那个,对…对不起吵醒你了。”
“现在…去收拾自己…好!吗!”
“…我哥还很虚弱,博士别…”

齐格勒无视了弱弱表态的源氏,打开随身的腰包取出了一管药准备打进去时被源氏抓住了手臂。

“松手,你们的对话我听到了,这个不会对他造成影响,相信我…好吗?”

源氏思索片刻,最终还是松开了手,透明微凉的液体缓缓进入半藏的身体,很快让他恢复了平静,并沉沉的睡去。

“说起来,既然半藏不能使用任何药品,那他以前生病受伤的时候要怎么办?”

博士借着椅背的支力站起身,把使用后的药瓶塞到了麦克雷的手中,在听到源氏的回答时,这个动作顿了一下。

“物理疗法。”
“不过外敷的药物还是能使用一些的,姑且称呼那些东西是药吧。”

“比如?”

“树干里的液体,或者植物的汁液,磨碎了涂在伤口上止血消炎。”

“……那还真是麻烦。”

“……”
“嘿,医生,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落地。”
“大概……四小时后。”

气氛,有些尴尬。

“嗯…额…源…源氏。”

细不可闻的呼喊声打破了僵局,半藏眉头紧皱,额头上浮出一层薄汗,一直在无意识的喊着源氏的名字。

梦中的半藏此时在奔跑,在躲避,他又回到了那个曾经手刃源氏的夜晚,一模一样的对话,一模一样的场景,不停的轮回重复,后撤的景色里全都是源氏浑身是血的样子,仿佛还能听到源氏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无限重复语气狰狞而恐怖。

源氏用纸巾擦掉细汗,轻轻拍打半藏的脸颊并出声呼唤,被追赶的半藏在那些质问声中听到了一丝温柔呼唤并带着一到白光,那是源氏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如同恶魔和天使,渐渐的,白光越来越强烈,驱散了追赶半藏的阴影。

引入眼帘的是摘掉面甲让遍布疤痕暴露在外的他焦急的傻弟弟,手抚上去,暖暖的,那些疤痕都是他造成的,醒来的一瞬间与梦中的源氏重合了,源氏似乎被摸的有些痒,挤着眼睛蹭了蹭半藏的掌心。

“哥,梦都是反的,不要害怕啦。”

就算他什么也不说,源氏也总能猜到他出了什么事。

回想起他在杀了源氏以后,每天就好像是失了魂一样,仿佛当时被杀的人是自己,无论去哪里余光里都有一个熟悉的影子相随,定神看去却什么也没有。

“半藏,你是为了家族杀掉的源氏,你没有错!”
“半藏,你为了家族手刃了亲弟弟,而派给你这个任务长老私通外围组织,你被利用了。”

很多声音在脑中回荡,分不清都是谁的声音,每晚,每晚,一直到源氏的声音出现

“哥哥,我只是想带你离开这个牢笼。”

那些模糊不清的声音渐渐明朗,那全都是自己的声音。

遇事都是坦然面对,从来都不会有逃避这个选项的半藏,此刻只想逃离岛田城,逃离这个让他痛苦一生的地方,他离开了,但,不管跑到何处,那些记忆都会如影而至,如同梦魇。

源氏见半藏有些发呆,用额头贴碰上对方的额头,坏心的用了些力道把半藏撞疼回神。

“唔,烧退了,哥哥又在乱想什么啊,不是说了吗,梦都是反的!很快我们就到家了!我要吃哥哥做的拉面!”

“……我们的家,已经没有了。”

“岛田城只是个住所罢了,只要我们相依为伴,哪里都是家。”

end

Mio:

这里辛苦这几天爆肝翻修嵌都是自己一个人全程完成的@KDog刀犬 大家快给她一个热情的舌吻!!!(你滚)
这个系列到这里也就填完了 作者也消失了整整一个星期 从推文上来推测烫奶子太太最近应该过的很糟糕 希望她没事...

作者:@dilfosaur

哈哈哈哈哈哈哈 怕冷的哥

三九:

残酷的冬日战争

意外

“哥…你还…”
“嘘,安静些,我们出去说。”

齐格勒博士对源氏摆出了禁声的动作同时轻轻合上了病房的门。

“哥哥他怎么样了?”
“恢复的还可以,刚刚睡下。”

至于为什么半藏会躺在这里,昨晚万圣节出了点意外,忙着装饰基地以及给女士们制作糖果机器的温斯顿抽不开身,麻烦半藏帮忙去冷库拿一些晚上宴会的食物,类似南瓜派一类的东西,只是拿些食物,何况是在基地里,半藏便没有带上他的弓,孤身一人来到了冷库。

打开厚重的大门时,一股寒风迎面而来,整个房间充满了雾气,左侧露出的皮肤瞬间寒毛竖立,让半藏冒出了回房间拿一件衣服想法,宴会大厅那边隐约传来同事们的欢声笑语,“已经开始了啊,话说源氏那小子从小就喜欢这种热闹的聚会…”,半藏顿了顿放弃了脑海里的想法,快一点取完离开就好。为了防止冷气外泄,半藏将大门留了一条缝隙后开始翻找温斯顿交代的食物。

莉娜在捉迷藏的时候路过了冷库发现门开着一条小缝,以为是谁粗心没有关紧,便把门合死了,因为它的厚度他和她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

当半藏想带着东西离开时,发现大门合上了,而且从里面是打不开的,这时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快5分钟,身体早已经冻透了,哆嗦着去撞门,门丝毫不动。

整个房间的墙壁上都挂满了厚厚的冰碴,食物架子碰一下冰冷彻骨,半藏明白他在里面是没有办法离开的,身上也没带任何武器,无法召唤神龙,他蹲下身来,把自己缩成一团靠在一个纸壳箱的旁边,想要借此保存体力。

时间渐渐流逝,半藏感觉视线变得模糊,宴会那边女孩们的捉迷藏已经结束,肚子在抗议,食物却没有准时出现,宴会刚开始时源氏没有看到半藏询问了博士和温斯顿得知了半藏帮忙的信息,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源氏有些担心,他挨个询问有没有人遇到半藏,就在他路过正在自拍的女孩子们时,莉娜的一句话让他停下了脚步。

“唔,刚才我在找藏身的地方时路过了冷库,不知道是哪个粗心的宝贝没有关好门,我发现就给带上了。”

“!!?…莉娜?你说的是真的吗?”
“…啊?是…是啊,哦,亲爱的这么激动是怎么了?”

源氏摆摆手转身飞奔出去,当他打开冷库时,那个熟悉的身影引入眼帘,他冲过去抱住对方,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脸颊唤着他的名字,没有回应,只有紧皱的眉头和紧闭的双眼。

源氏调高了体温抱着半藏冲到了博士的诊疗室,刚好撞见正在给法芮尔擦药的博士。
“博士!快,半藏他…”
“……”
在源氏的帮助下,半藏被送进了抢救室,触碰到半藏皮肤时,博士猜测到了七七八八,在门外,焦急的源氏来回踱步,法芮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有安吉拉在,会没事的。”

没多久,半藏被推出来时脸上恢复了些血色,身体也温暖了很多,博士把两瓶点滴放在了病床头,并告诉了他先后顺序。

“好了,暂时没事了,你们一个个就知道添乱。”说着,博士戳了一下法芮尔额头的ok绷满意的看着对方吃痛的捂头。

“你哥的体温还没有恢复到正常温度,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你抱着他睡,就当是万圣节礼物吧。”
“…博士,这不好笑,哥哥他差点就…。”
“嗯,是差一步,所以我要去问问是怎么回事以及改良库门设计,半藏就交给你了。”

宴会那边并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当博士把一切了解到后,始作俑者莉娜,第一时间跑过来道歉。

“没事莉娜,我并没有怪你,只是意外。”
“抱歉!真的抱歉,我不知道里面还有人…以后我会确认明白的…真的非常抱歉。”

半藏在源氏怀里睡了4天,意识随着体温一同恢复,醒来时有些迷茫,又有些错愕,他怎么会在源氏的怀里,头很痛,身体很重,他…睡了很久吗?

“哥,不要勉强,你才清醒,在多躺一躺。”
这个表情,又在纠结了。
“你被困在冷库后冻昏了,睡了4天。”
“…”

兄弟面面相觑,半藏的脸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红色,莫里森打破了僵局,推门而入把文件递给源氏一气呵成。

“看来…我得离开哥哥一段时间了,好好照顾自己。”
“…”
半藏还是没有回音,在源氏看完任务详情拉开房门要离开时,半藏淡淡的吐出一句。

“任务…注意安全。”
“遵命,我的哥哥。”

2晚的结果…果然老了 腰痛…而且两只手除了无名指和小指以外都脱了一层皮…3秒胶的功力真不是盖的…明天在继续吧!为了哥!

死了死了…花村的建模太精致…光一个房顶就一晚上…还没做完…更不要提上色…粘瓦片粘了3个小时…哦no,还有两面明天继续…为了哥哥回来的时候有家可归(ノДT)…所以…更新就暂时emmmm 我什么都没说

三岁藏与麦爹的幸福(雾)生活
*私设成山 不科学有 大概很ooc 大概是he
以上ok?雷的话请自觉关掉请勿撕逼
————————
(九)

一晃已经是冬天,昨夜下了一场大雪,外面已经被一片白茫茫所覆盖,麦克雷把半藏裹的只剩下一双眼睛,带他一同在基地附近的公园转转,“第一次”见到雪为何物的半藏,兴奋的拉着麦克雷跑来跑去,像极了孩童,是了,现在他的爱人就是一个孩童。

半藏跑到那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无人踩过小路上,一步一步的留下自己的脚印,玩的不亦乐乎,围巾也不知在何时滑落,露出那人的笑容,纯粹,天真,毫无压力与抱负的笑容,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

麦克雷静静地站在一旁,他在享受此时的一切,而他也在思考,在烦恼,如果半藏一辈子都恢复不了了,他能照顾到他何时?他爱他,爱到骨子里,但每天面对爱人如同孩子一般,这种折磨,比死还要难以承受。

就在他内心的负面慢慢扩大,将要被淹没时,半藏扯了扯他的衣角,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顺着人指着的方向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半藏堆了一个雪人,一个不怎么好看,却又让他眼眶湿润的雪人,那是他带他回游花村时,他为半藏所堆的,冻得手指僵硬,总算是歪歪扭扭的堆成功的雪人。

“你还记得的吗?”

麦克雷伸出手将那人揽入怀中,头埋进了那人的围巾中,连带将即将落下的泪珠一起藏进了毛线里。

“做的很棒哦老伙计,好啦,我们出来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在待下去你会感冒的。”

麦克雷整理好心情,依然面露微笑面对爱人,把人滑落的围巾以及错位的衣领收拾好,把人冰凉的手放在手心,贴在脸颊上。

“好凉,亲爱的,下次我们戴个手套在堆雪人好不好,这样你会冻坏的。”

半藏一直都很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麦克雷做什么,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恢复了正常,眼神透着心疼,但这一瞬,麦克雷并没有察觉,很快半藏又恢复了那个天真无邪的表情,并打了个呵欠。

“亲爱的,玩累了吗?”

半藏揉着眼睛点点头,身子也随即往麦克雷的方向倒去,早已经习惯,麦克雷熟练的接住秒睡的爱人,一把抱起,也不顾寒冷,将那人的双手塞进自己的衣领里,睡熟的半藏因为突然的温暖,舒服的低哼出声。

就算是这样,半藏当晚还是病了,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头上敷着毛巾,双眸紧闭,嘴里嗯嗯呀呀的说着胡话,这一晚,麦克雷是抱着半藏睡的,而唯独这一晚,是两年来麦克雷睡得最沉的一晚。